主页 > 头脑圈新 >厨余养猪及「非洲猪瘟」防疫议题,专家怎幺看? >

厨余养猪及「非洲猪瘟」防疫议题,专家怎幺看?

来源: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     2020-06-22 04:50:43     阅读次数:972

议题:非洲猪瘟更多非洲猪瘟相关科学资讯请点此

议题:非洲猪瘟

背景描述:2018年8月初,中国确诊出东亚首例的非洲猪瘟。根据农委会动植物防疫检疫局的资料显示[1] ,到12月11日止,中国已爆发了91例疫情。由于非洲猪瘟目前无疫苗可抑制,加上其病毒对环境的抵抗力很强,使得我国作为邻近国家也开启了相应的防疫措施,并延伸出一系列关于产业、防疫、厨余饲养与环保的讨论。

更新日期:

国际相关报告: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

    非洲猪瘟说明非洲猪瘟病原诊断与预防控制简介

对此,专家所进行之回应如下。

陈贞志助理教授
屏东科技大学野生动物保育研究所,回应日期:

2018年8月及9月,中国及日本爆发了让猪只相关产业闻之色变的非洲猪瘟及猪瘟疫情,更另人担心的是,两国也分别于野猪族群中检测出非洲猪瘟及猪瘟病毒,显示病毒己传播于野猪族群中,同时让疫情控管更为困难。研究显示,野猪在许多国家或地区为非洲猪瘟及猪瘟的主要保毒宿主,更有甚者,其他如口蹄疫病毒,亦可于野猪族群中传播。当政府与全民在努力防堵外来病毒以及致力于扑灭对猪只产业具有重大威胁的本土病毒时,不可忽略野猪在这些猪只重要病原传播中所扮演的角色,以避免防疫的漏洞。

有鉴于此,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对上述病原的疫情管理与扑灭程序建议中,均强调野猪族群监测的重要性。其中首要的目标为确认病原在野猪族群的感染现况,如果病原已经感染野猪族群,则应更进一步估算其分布及感染率。我国现阶段正準备宣告成功扑灭家猪之口蹄疫及猪瘟病毒,然而,野猪族群的疫情监测资料实则阙如,不仅可能在未来向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宣告扑灭特定病原的过程中受阻,更可能因为对野猪疫情的无法掌握而造成更大规模的本土疫情爆发。

野生动物由于分布于自然栖地环境中,针对野生动物所进行的疫情调查与家畜动物所採用之方式及程序具有极大的差异及困难性,疫情监测工作应结合野生动物生态及疾病研究等相关专业背景以强化其成效。举例而言,野猪疫情监测之困难处在于样本及分布资讯的取得,此问题可经由与全国各原住民部落的狩猎管理计画合作,训练野外调查与採样人员,并配合访谈原住民猎人来克服,更可进一步培养我国野生动物疫情调查之种子人才,奠定我国野生动物疾病监测工作之基础。

罗玲玲副教授兼系主任
中国文化大学动物科学系,回应日期:

猪只为杂食动物且有极佳的次级原物料转换能力。从整体养猪产业来看,我国厨余现况存在一些问题,不论是厨余分类、回收品质,还是国人的观念都仍有待改善。例如:若有人将菸蒂或卫生纸丢进厨余桶内,基本上整桶厨余就会被视为是垃圾;或者有国人认为厨余饲养的猪肉较美味;以及不具规模的后院生产的小养猪户,执行蒸煮的设备与能力可能较欠缺。

而目前国内有约12%的猪只以厨余饲养,倘若全面禁止使用厨余养猪,则当农民因成本考量选择不继续饲养猪只时,这12%的猪肉便需要依赖进口来填补。由于进口的猪肉价格较低,养猪业者便首当其冲面临冲击,进一步影响整个与养猪相关的产业链。目前中国大陆养猪产业便面临了很大的困境,很多大公司位处疫区,即使场内没有爆发非洲猪瘟疫情,但由于中国大陆规定爆发非洲猪瘟省份之猪只不能跨省运送与贩卖,使得这些公司纷纷因为当地猪价降低的关係,无法继续存活而倒闭。

依国际上处理厨余的现况来看,纽西兰是一个非常好的範例。纽西兰将国内厨余分成两类,一类是含有肉类的厨余;一类则不含肉类,像是麵粉、豆渣或是水果皮等。养猪户倘若选择使用不含肉类的厨余,便无需蒸煮;而若选择含有肉类的厨余,则规定需超过100度C并持续蒸煮1个小时以上。政府则主要透过提供厨余者和养猪户所提出的「双面声明」进行查核。提供厨余者,比如学校、军队、超级市场等机构,在提供厨余的同时,需针对厨余是否含有肉类提出声明;养猪户在贩卖肉品时也要进行声明,例如所使用的厨余没有进行蒸煮,但其中不含肉类等。整个作业由初级产业部负责。

综观各国非洲猪瘟跨境传播的起因,最近的分析发现人员与车辆带毒传播的比例较高,但初期的病例中厨余饲养猪场确实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之后的传播才转成较多面向。相关业者的防疫观念非常重要,猪场内外的生物安全、猪只的健康管理都必须执行到位。例如:

    相关人员到中国大陆或其他国家养猪场,回来后至少要隔离七天,才可进入国内的猪舍;工作人员进到场内前,要换衣、换鞋,进行消毒;猪场入口与各栋舍间的消毒水槽,定时更换,确实踩踏;运猪车需确实消毒,并避免来回不同的猪场等观念。人流、物流及车流都需注意。

由于我国尚未爆发非洲猪瘟疫情,因此最重要的是凝聚大家的共识。厨余养猪作为循环产业的一部份,是对环境友善的一个方法,但也无可避免存在着疾病的风险。政府在风险管理的同时,除了意见领袖外,更应召集使用厨余饲养的猪农们,好好进行沟通、归纳其意愿,同时依养猪场的现况进行盘点、分类,并对相关养猪场进行辅导,方能在维护产业的同时,打赢这场防疫战争。

朱有田教授
台湾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系,回应日期:

非洲猪瘟在中国爆发且疫情持续扩大,人为介入是瘟疫传播的主要因素,厨余养猪为其次。因我国黑猪产业会用厨余饲养猪只,为防堵疫情不致透过厨余跨境传播,近期出现「是否应禁止使用厨余饲养猪只」的讨论。

黑猪的饲养方式可分为两种:

    种猪场:专门生产小猪(架子猪),而后售予肉猪生产猪场。由于饲养期固定,收入较不受饲料成本与猪价影响,因此多採用饲料饲养。肉猪场(又称肥猪场):专门生产供给消费者的肉猪。由于饲养时间较长,短则10个月,多则长达18个月的时间,故为了压低成本,多採用厨余饲养。

又因售价与获利关係,本土黑猪种猪场主要分布在南部;黑猪肉猪场则大多分布在新竹以北。换言之,探讨厨余养猪在非洲猪瘟的风险管理时,应先针对猪农的结构、厨余来源、种类与厨余处理方式做系统性的分析。例如,厨余来源之差异,屏东以厨余饲养猪只的养猪户,厨余来源较固定,如向特定学校、农产品加工厂或是军队收购厨余或副产品(如豆粕、酒糟)。北部的厨余有一部分则来自家用厨余、餐厅等等。其中,不含肉类的豆粕、酒糟是否要纳入因非洲猪瘟禁饲的「厨余」,值得讨论。因此探讨厨余蒸煮饲养条件之外,同时也应针对厨余的来源、厨余车的运送路径进行分析,才能更全面地检视问题。

本土黑猪的口感与白猪不同,主要是因品种的不同,其次是饲养管理的差异。本土黑猪的独特风味让牠们得以保留至今,是台湾重要的猪种资产。而我国饲养黑猪的养猪户大多在客家聚落,由于其民族性较为保守,多追求稳定的获利。倘若全面禁止厨余饲养猪只,在后续所花费成本提高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让猪农选择放弃饲养,威胁本土黑猪种原的存续,进而影响整个黑猪产业。因此我们应该更有系统地去思考、讨论这些问题,而不是贸然强迫猪农改变饲养猪只的方式。

诚如前述,人员及运输车辆流动是造成非洲猪瘟主要的传播途径,厨余其次。以本土黑猪而言,黑猪的种原集中在屏东,架子猪会销售至新竹以北的养猪场进行生长肥育饲养。在防疫措施观念较为不足的情况下,让运猪的车辆在这些畜牧场流转,就可能是引起疫情扩散的原因之一。故兽医师、药品服务人员、饲料车与厨余车动线的了解与规划,也是非洲猪瘟防疫的要项。

非洲猪瘟传染对象也不只针对本土黑猪,外来种猪与原生的野猪亦会受到感染。而带有非洲猪瘟病毒的媒介,如壁蝨与森林交界都会区的野猪都是让许多疫区国家无法顺利杜绝非洲猪瘟威胁的原因。整体来看,目前国内针对非洲猪瘟的风险管理还有许多面向待系统性的改善。首先像是国内厨余饲养猪只(包括饲养野猪)的散户、国内野猪的分布情况,及野猪与人为活动重叠区域等资料,都尚待调查与补齐;其次应纳入不同领域的专家一同来讨论。由于国外很多非洲猪瘟的案例皆包含野猪,故除了畜牧与兽医领域的专家,野生动物保育专家、野生动物保育医学专家的经验与意见也相当重要。除此之外,在发生问题与解决问题的同时,有效的站在社会观点跟猪农与科学家进行沟通,更需要社会科学的专家跨领域合作才能更臻完善的解决非洲猪瘟导致的问题。

阮喜文名誉教授
中兴大学动物科学系,回应日期:

目前国内有高达2/3的厨余依赖餵猪去化掉,因此个人偏向不赞成全面禁止厨余养猪有以下几个理由:

    厨余养猪可以解决很多环保问题:根据环保署统计,台湾一年厨余回收量为55万公吨,其中有62%用于养猪。另根据农委会统计,目前全台约有65万头猪採用厨余养猪,约佔全台在养头数542万头的12%,大都是饲养期较长而且耐粗食的黑猪,以厨余养猪的饲养成本相对较低。如果禁止厨余养猪要考虑环保单位有无能力处理大量厨余,而且处理后之厨余何去何从。为了改吃饲料的猪,台湾每年需要额外进口的玉米及大豆或大豆粕数量非常可观(台湾养猪之饲料换肉率平均为3.0,如养一头猪增重100kg,则需要300kg饲料;饲料中的玉米佔60%,大豆粕佔18%,则一头猪就要吃180kg玉米及54kg大豆粕,65万头吃厨余的猪改成吃饲料就额外需要117,000吨玉米与35,100吨大豆粕)。大部分农民已按照政府规定花大钱增设厨余加热设备,政府要另花一大笔经费补助厨余养猪农民的转型。

厨余在餵猪之前需经高温蒸煮90℃一个小时以上,在此处理之下即可消灭病毒,此类病毒包括非洲猪瘟在内;大部分以厨余养猪的猪农都能依照政府的规定加热。因此现阶段政府要杜绝非洲猪瘟的侵入,应该是要严查与辅导现行不合格的猪农。要让他们知道一旦非洲猪瘟侵入,会造成整场的损失,没有人会与自己的荷包过不去。并且也要告知养猪户蒸煮杀菌的SOP,而不是全面禁止厨余养猪。另外也要严禁走私肉品进入台湾,即从食安的角度,严防遭受感染的猪肉被端上餐桌供食用。最后,再度强调不管是从环保或畜牧的立场,我个人的意见是偏向不赞成全面禁止厨余养猪。

※关于阮喜文名誉教授回应之完整内容,请参考此

周崇熙教授
台湾大学兽医专业学院,回应日期:

7月初,新闻里都是庆贺我国猪只摆脱「口蹄疫」不用再打预防针的好消息。8月初,肆虐中国大陆许多省份的「非洲猪瘟」却又盘据了新闻的版面。从官署、学界到业界,无一不是万分警觉,深怕这号称「猪只的伊波拉病」会跨越海峡,重击才重新站起来的台湾养猪产业。

形容「非洲猪瘟」是「猪只的伊波拉病」其实并不为过,不像口蹄疫已经有良好的疫苗,虽然增加饲养成本但至少能够防止疾病的传播肆虐;非洲猪瘟没有可信赖的商用疫苗来预防疾病,更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治疗或减缓猪只的大量毙死。

虽然,非洲猪瘟不会传染给人类,仅能在猪群间传播与感染,在食安议题上似乎能让人类稍喘口气,但是猪只的大量毙死,不仅会造成养猪产业崩盘及市场供需瘫痪,如何处理大量的毙死猪只,也将造成环境严重负担,因此我们不能就此放下戒心。

全世界清除(包括预防再发生)非洲猪瘟最成功的案例算是巴西了。其成功的最重要秘诀之一就是「禁用厨余养猪」。非洲猪瘟病毒非常顽强,现今常用的猪肉产品(生熟食皆同)製造过程,都没有办法完全歼灭沾附在猪肉上的病毒,由于人类的「生物循环经济」思维,这些病毒透过厨余养猪的管道又回到猪群。有些猪死了,还没死的猪製成食品变成厨余后,再餵猪,然后其他的猪又死了,惨烈的恶梦就是这样被循环扩大的。

靠「科学」来解决疾病问题才是王道,厨余养猪已经被证实是传播非洲猪瘟最重要的兇手,因此厨余绝对不是餵食猪只的选项。就算长时间高热蒸煮可能杀灭非洲猪瘟病毒(但长时高热法并不会适用于人类食品的製程中),然而从收集厨余、运输、储存、蒸煮这些流程带给环境各类汙染的成本实在太大。相关主管机关应革新处理厨余的思维,走上先进国家之路,在防治疾病的前提下,厨余的处理绝不能无辜地躲在「生物循环经济」的大伞下。

海峡对岸的疫情日趋严峻,我们必须拿出合理而有效的对策。严防走私猪肉产品,禁止旅客违规携入所有国外肉製品,彻底根除厨余养猪的不良思维,我们才能安心地在台湾,开心地吃万峦猪脚、台客香肠。

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
Bundesinstitur für Risikobewertung,回应日期:(注2)

动物疾病不是食品丑闻:病原体无法转移至人身上。

目前在欧洲盛行的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ASF)对人体没有健康危害。ASF病原体无法移转到人类身上。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German Federal Institute for Risk Assessment,BfR)的主席Andreas Hensel博士解释到,「直接接触患病的动物或食用受感染的家猪或野猪製成的食物,皆不会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

ASF病原体为一种感染家猪和野猪的病毒,并且通常会使动物感染严重且致命的疾病。它会透过直接接触感染动物,或透过病猪的排泄物与软蜱(tick)传染。ASF病毒是非洲野生动物所感染的流行病,但在欧洲南部也多次爆发。自2007年,该病原体感染野生动物的地区一直从西边往北方蔓延,从乔治亚(Georgia)、亚美尼亚(Armenia)、亚塞拜然(Azerbaijan)到俄罗斯(Russia)。2014年开始发现野猪身上带有ASF病毒,并且在波罗的海各国爆发。此病毒也在罗马尼亚(Romania)、匈牙利(Hungary)、波兰(Poland)和捷克共和国爆发(Czech Republic)。2018年9月,也在比利时的野猪身上发现此病毒,这是西欧的第一个案例。

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建议,虽然ASF病毒不对人造成危害或者风险,但家猪和野猪肉就像其他生肉一样,带有其它的病原体,应该总是在卫生的条件下被烹调。肉品应该被冷藏,并且在烹调前与其它食品分别準备。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也建议,肉品加热时,中心温度应该至少达到摄式70度或以上,并持续最少2分钟。

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为提供进一步资讯,整理了有关ASF的常见问题。可自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网站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当下网站|视点潮流|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包输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